: 如提
: 不是說我啦
: 剛剛在某XV網看到一部自拍的
: 男的吃魚
: 結果魚全程在跟他喇迪賽不呻吟
: 聊大學聊手機聊男友
: 結果男的竟然還邊做邊跟她聊
: 還做完
: 小弟傻眼
: 那就好奇
: 各位如果遇到這種茶魚
: 還做得下去嗎??
: 我是無法啦
: 各位呢??
講個好笑的回憶。

很多年前空窗期吃過一條服飾店員魚,165+/55-60,普通大隻,
是個騎乘位愛好者所以就隨便她騎,技巧也普通導致我有點放空但禮貌上
還是扶著她的腰配合。

忽然她手機響了,一直響,五通以上吧,響得我完全分心了,看她一臉不想接
我也就沒說話,可是手機還是一直響,根本奪命連環CALL,我想說搞不好是
什麼重要的電話就叫她接起來不然我很分心。

於是她臉很臭的把電話接起來,搖的節奏也開始不穩定,本來就很分心了
她這樣隨便搖,我就乾脆仔細聽她跟電話那頭的人講什麼。

喔,原來是熟客。
喔喔,是暈船的熟客。
喔喔喔,是暈船的外縣市工程師熟客。
喔喔喔喔,只要出差到這附近都會來找她,對她是一片真心什麼的,
工程師帶哭腔的聲音大到我都聽見。

到這裏我已經在憋笑了,同時她的腰隨著講電話口氣越來越粗魯而
狂躁起來,類似講話講得很煩所以想抽菸冷靜,只是她抽的是我的覽叫。

我一直微笑(憋笑)的看著她,也許敬業意識使然,
講了五分多鐘(或更久)後,魚小姐的耐性終於到了極限

“你他媽的我現在有客人!你哭屁哭!不要再打來煩我了!”
魚小姐把手機大力摔進椅子上的衣服堆,一臉歉意看著我。

“繼續嗎?” 她問。

“喔、嗯…(憋笑)…好啊”


“不好意思喔,那個人 (開始抱怨)”

“嗯、嘿…沒關係…噗哈哈哈…這樣也是很煩吼”

“嘿呀…喔…好深”
她無視我憋不住的笑聲,重新調整腰臀,深深坐了回來

既然人家還是有點敬業那也不能再笑了,我乾咳兩聲,在衣服堆傳來的悶震聲中
繼續專心挺腰,但悶震聲是種你有注意到就很難裝作不存在的東西,所以乾脆換
狗爬式。雖然在啪啪的肉聲跟魚小姐的尖叫聲中,還偶爾聽得見手機的悶震聲。

大概是這樣一件往事。



[台北茶莊閒聊分享] 茶魚全程一直跟你喇低賽還做得下去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